在民间找到 植物科学绘画新土壤
时间:2016/10/11 9:58:23    来源:   作者:   点击次数:3802

■余峰


 

■作品卡特兰。

画师余峰:

■采写:新快报记者 廖琼

■图片:受访者供图

余峰是如今我国为数不多的植物科学画师。不久前,她在深圳仙湖植物园举办了一场植物科学画展,一幅幅栩栩如生的手绘画作惊艳亮相。

多亏了这场画展,植物科学绘画第一次从植物学家们的案头、标本馆走到了公众眼前,也让公众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曾经非常重要的行当——植物科学画。

余峰绘制植物科学画三十多年,见证了植物科学画华南一派的发展成熟以及凋零。在高峰期,华南植物园绘图室有七八位绘图师,如今仅仅剩下一位画师。

放眼全国,如今正在从事植物科学画的,不超过几十人。不过,余峰倒是很看得开,因为数码相机的普及,植物科学绘画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重要,科学界发表植物新种也允许用彩色照片。

不过,余峰却找到了新的方向,“民间手绘画正在兴起,因为植物科学画的艺术感让它在民间找到了土壤。”

1

为植物画写真的人

7月下旬,华南植物园的土沉香开花了。土沉香非常珍贵,花期也非常短。余峰的丈夫陈忠毅请园里的工人把土沉香折了下来,养在一个大桶里,让余峰画画。

虽然退休了,但是余峰的植物科学画并没有停止。陈忠毅教授是位杰出的植物分类学家,主要研究姜科植物。夫妻俩曾经一起出了一本书,其中所有的姜科植物绘图就是出自余峰之手。

余峰毕业于上海轻工业学校,专业是工业设计。如果不是因为陈忠毅,余峰可能也不会和植物科学画结缘。

植物科学画常被比喻为“植物写真”。它以植物作为科学描绘的对象,要求严格反映植物科学内容,同时又与美学融为一体,有很强的艺术性。植物科学画在科研和科普工作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重要作用。

“我本来就很喜欢植物,又学的工业设计,原本美术基础就不错。而他是搞植物研究,后来我就调过来分类学的绘图室。”这样一画就画了三十多年,直到退休。

2

一幅画可能要画数年

绘画特别讲求创意,但是科学绘画是把科学性放在第一位,这意味着画师需要按比例再现植物形态。做植物分类学研究的陈忠毅也在如何观察、科学严谨地表现植物本身的花茎叶、种子等形态上给了她很多建议。

“我一直在研究,如何在科学严谨的绘图基础上追求艺术。其实,画好一幅植物科学画也可以追求自己的艺术性。比如,构图、色彩、线条这些都很考功夫和创意。一幅好的植物科学画除了能作为科学研究的按本之外,还可以给人美的享受。”

绘制一幅植物科学画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快。“有些可能几天可以画完,有些可能会延续数年。”余峰举了个例子,像土沉香开花的时候,可以画枝叶花,但画果实则需要等到秋天。这个守候需要漫长和耐心,一旦错过,就要再等一年。“大家很少去关心钱的事,就是这么认真地画,就这么过来啦。”

3

植物园里成长的画师

三十多年前,余峰师从植物科学画先驱冯钟元先生。

随着我国植物科学事业的发展,植物科学画在上个世纪得到了极大的发展空间。冯钟元在华南植物研究所成立了绘图室。在他的影响和熏陶下,华南植物园植物科学画以钢笔、水彩、水粉等的西洋画技法为主要表现手段,强调画面的整体感和出版物的印刷效果;运用西洋画中的色彩对比及空间关系的理论,去表现千姿百态的植物性状以及强调画面的层次和空间感。这样画出来的花瓣色彩艳丽、质感飘逸。

余峰说当时绘图室有七八个人,大家都是跟着冯老学习,于是后来就形成了华南独特的风格。冯钟元曾为全国科研院校培养了几十位从事植物科学画的年轻画家。余峰就是其中一位。

这种独特的画种,从一开始就注定画师不可能由美术院校完全培养出来。“美院不能培养植物科学画,这是因为画师首先要有很好的植物学功底,其次是在这个基础上发挥艺术特性,力求科学而准确地为植物学家提供辅助素材。”余峰说。

就以她为例,她的成长也是在绘图室完成的。“那个时候,要画姜科植物,我们会去姜园画,也会经常和科学家们请教。往往耗费多日才能画好一幅画,如果是说要看经济效益,画这个是远远比不上帮出版社画插图什么的。但是那个时候的氛围,决定了不论年长还是年轻的画师们都可以潜心绘画。”

4

独特画种迎来春天

尽管画师们为植物研究立下汗马功劳,但是他们在科学体系中始终处于边缘位置。在科研需求大大降低的今天,植物科学绘画师的待遇以及职业前景更难吸引年轻人了。

“且不说这个职业前景,就是植物科学画用的钢笔,现在国内也买不到了。以前还能找得到,现在这些笔已经停产,只能靠朋友从国外带回来了。”除了笔,纸张也是个问题,想要找到适用于植物科学画专用纸张并不容易。谈及这个,余峰有些黯然。

余峰画展策展人张林海在美国生活工作十多年,是国际植物园协会秘书长。他说,植物科学绘画的存在,让许多科学术语难以形象表达、记录的植物形态特征得以生动、精确显现,为植物基础研究起到辅助作用的同时扩大了读者的阅读空间和欣赏乐趣。

如今在国外,植物科学绘画已经不再为科研服务,更多地转向科普活动以及美育功能,一些大的植物园往往会开设植物科学绘画课程,专门向公众开放。另外,植物科学绘画因其艺术性日渐得到公众的追捧,国外收藏此类作品的风气非常浓厚,学习植物科学绘画的人也很多。

张林海希望通过这次画展复兴和传承植物科学绘画艺术,唤起民众对植物和环境的关注。“可能有点慢,但是我相信国内以后也是这个趋势的。在这次画展上,公众的反应就特别热烈。”余峰说。

张林海他和余峰都相信随着民众对自然和环境的关注程度的不断提高,这一独特的画种,会走出科学家的案头,慢慢迎来春天。

编辑:李敏   发布时间: 2016/10/11 9:58:23